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庄虹的博客

联系方式:zhuzhuanghong@sina.com

 
 
 

日志

 
 

致工总行杨凯生行长一封公开信  

2008-07-04 14:35: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即立法又司法         逼内参为参内

 

致工总行杨凯生行长一封公开信

杨凯生行长

                                   您好

 

      我叫朱庄虹,通过工商银行总行人力资源部得知,我寄发给人民日报内参的关于档案被做黑的信,已经转到您那里,现在,工商银行总行人力资源部已经在上级领导的要求下联系到了我,但很让人生疑的是发生在解决问题的形式上,内容上和态度上,工商银行总行人力资源部再三要求第三方(包括亲属)不能参加,否则工商银行总行人力资源部就以没时间(或怒断电话)为由拒绝接触。为了搞明白工商银行总行人力资源部现在的确实情况(我已经离开工商银行总行很长时间,其人员变化很大),我希望通过领导核实一下工商银行总行人力资源部相关领导的电话录音,以防水平低者冒充,造成不利于解决档案被做黑问题的后果。

           此致

敬礼

2008年6月18日

 

附件

可作为司法鉴定的电话录音

        http://you.video.sina.com.cn/b/14734310-1440312822.html

 

说人民日报内参转发的档案做黑信件没有依据

 

工总行:喂,你好

朱庄虹:喂,你好,王主任(总行人力资源部主管档案工作的副总)吗?

工总行:王云贵

朱庄虹:你好,我叫朱庄虹,

工总行:你好

朱庄虹:你好

工总行:你好你好你好

朱庄虹:久违了

工总行:久违久违久违

朱庄虹:上周一直我们也没联系好,我们这周看你什么时候有空吗?

工总行:奥,就是说那个,本来是(我们约你),怎么你后来说是有什么事吗?

朱庄虹:对,我这个(期间)正好是我爱人不是出差了吗,她也想去听听,因为她也不是记者、也不是新闻单位 (对你们没威胁)。

工总行:不是,你爱人想听什么!你过来,我们主要是想听一听到底是这个怎么(个情况),因为你不是反映你这个事情吗?

朱庄虹:我的情况不是各个报纸都登了吗,人民网都登了,我跟那个魏处长都联系了一年了你知道吗,后来他跟我说你来诉诉苦来,我说这个苦都已经12年了,(那就没必要拉),我就想的话呢,如果要是就谈这个事情的话,(也许还可以吧),比如咱们有些(不知道的情况),当然,档案现在也不在咱们手上了,掌握档案的人估计也都忘了,可能做这些(坏)事的人也比较习惯,又不知道放在哪放在哪,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些你们可能找不到的东西,但是这个事实是改不了的。

工总行:不是,你呀,我也看你这个(人民日报内参转信),你里面基本上首先说的是工行的人给你拿出去的,你这个你起码得有个依据,你来我就想跟你了解一下到底是怎么(形成的)这个(问题),我们肯定是想尽量给你解决这个问题

 

逼不管档案的受害人说出档案是谁拿出的细节

 

朱庄虹:工行这个依据很简单,就因为在工行(档案的时间档次)里面丢失的嘛。

工总行:在工行里面丢失的,现在是还没有哪证明给你做过这个表,关键是。

朱庄虹:关键是,因为是我填过这个手续(1991年10月的干部录用表),再加上我有(职务为干部的)工作证,这两个呢(就能够说明问题拉)

工总行:工作证那算什么。

朱庄虹:就是说一个人到一个单位必须有一个手续啊,(可1991年10月入总行的干部录用手续被撤了),连手续都没有,你不能(说)是(正常的吧)

工总行:工作证,不管任何身份的人,只要在这个单位工作过,他可能有工作证。(解释:回避有干部身份标志的工作证)

朱庄虹:但是他的任命(如果没有)的那个职务就(应该)可以作为出入证,如果要(我)是工人的话,就(应该)是出入证了。

工总行:我本来想啊,你过来啊,听一听你到底是心平气和把这个事情,你弄了(人民日报内参转信)个东西,我就觉得没什么意思,一个是你本来没有什么依据我觉得,就说哪个人(把档案)拿出去了(解释:档案是个人是管不了的,这个依据肯定在他们手上)

朱庄虹:我的依据是很多的(解释:有没有公布的证据),你找的是细节,作为一个档案管理啊,这是咱们档案工作内部的人(管理),作为我来讲的话,我认为我(档案)现在是工人(身份)了,我过去是干部,这样本身就和我的经历就不相符,作为档案来讲,一个是要历史的,第二个是要全面的,这都是咱们中组部规定的,第三个呢就是说,我们档案一定是连续的,但我(19)91年(10月)进的总行,什么什么这个根据(手续)都没有,这本身就是问题。那么作为我来讲,你让我拿什么(证明)、(指名)谁拿出,那就太细(狡猾)了,那不是我这个(个)人能做得了的。

工总行:你可以说,你可以说,比如说你的手续啊你的档案管理啊

朱庄虹:这不是可以说,这是人家(人才中心)给我出的(证明档案不全说明的),(而事实也是)哪个单位都(因为档案不全)不要我啊

工总行:你混乱(解释::开始搅和)

朱庄虹:这不是混乱,作为我来讲,不应该知道档案内部的东西

工总行:你听我说啊,否则我不跟你说了,你凭什么,我就问你、你凭什么说给你拿出来了

朱庄虹:我凭什么说,就是档案不连续肯定是拿出来了,因为我在这工作过(人生经历与档案不符合)

工总行:不连续是那个问题,他是也有可能就没做

朱庄虹:那为什么不做呢,我已经(进人了总行工作4年)我填过表啊

工总行:我就问你,你凭什么说他给你(把档案中的关键表格)拿出来了,哪有给你拿出来了

朱庄虹:因为这个东西(存在变成)没有(了),肯定是拿出来的

工总行:没有就是拿出来了

朱庄虹:(人生在档案中的不连续)那肯定是拿出来的,(事实上内容有的,成为形式上的)没有(那)就是拿出来

工总行:没有就是拿出来

朱庄虹:这个(事实)不是(真的,而档案成为现在)这样(不连续这)就是歪曲

工总行:你这样,没有就是拿出来啊

朱庄虹:你是在讨论这个细节,你不讨论事实,事实是你解决问题的态度,而讨论细节呢,是在开脱责任,我们俩一定要建立一个(客观的)位置才能讨论问题。

             

       档案做黑是政策造成就不应该人为再继续

 

工总行:听我说啊,你要愿意啊,你找个时间,你过来我们听一听你,如果你要是说这个就是抱着这种态度啊,就是说,我听半天,你来了以后就是给我讲赔偿的事,那实在对不起,没办法跟你讲这个事情。

朱庄虹:我讲的事情是这样,第一步是认定事实,第二步是报定损失,第三步是解决方案,我(现在)没有说赔偿的问题,我是说先要恢复,人民日报(内参转信)上面写的是给我以公正,并没有说损失的问题,我就说这个话与话之间就有问题了。

工总行:你听我跟你说啊,因为具体这个情况,你听我说啊,你反映、无论到哪反映都是你的权力,你也可以诉诸法律,所有的你都可以走,但是我是想着,这个事情,咱能不能先,毕竟啊,你也在工商银行呆了那么多年

朱庄虹:17年了

工总行:咱能不能把这个,因为我本身,说实话这是你个人权力,但我本人并不赞同你没有真凭实据你到处发这个,人家给你拿出来了,黑手给你拿出来了,这个人给你拿出来了,那个人给你拿出来了,(解释:自己编的话,没根据) 因为你得有依据

朱庄虹:我的依据是人才中心给出的,第一有工作证(总行发的有干部职务的证明),第二,我有干部的认定(资格),第三,我有你们在(档案中)手续不全(的证明),包括你(银行期间)所有的文件,差哪份,人家都给(筛选)出来了,我想人民日报(内参转信)不会听一个人随便说、反映,他(人民日报内参)不鉴定这个根据,他(人民日报内参)是不会去找你们的。

工总行:你可以再去人民日报反映,你可以让人民日报登,你也可以到哪都去反映,但是我跟你说,我自己的啊,我自己的态度就是,你起码这个事情你先得结合的谈,你不要先就盖棺论定,那既然已经盖棺论定就是有人给你拿出来的,那有什么谈的,你就告了,或者什么就去就行了。

朱庄虹:王主任(总行人力资源部副主总),我是第一次给您打电话嘛,我首先告诉您,我是去年的5月15日,就心平气和地和魏文(档案处处长)就聊过一年,从开始说我就是一个以工代干,就不是干部而开始谈了一年,(他们)说中专才能认定干部,最后(说)我是高中毕业,(招工没转干),而我们国家1982年高中毕业、25岁以下就可以作为干部,这个叫硬杠,当然还有一些比如说尊重法律政策等等,这些就是比较虚的,所以一步一步我们找了一年,我们这些东西是完全心平气和了,我们打了一年(的交道也)没有解决,所以说您再说这些东西吧,我认为就距离比较远了。

工总行:远了我们也就没办法谈了,我首先就问你啊,你呢你因为到处认定你首先你就认定是工商银行(的人)给你(把档案里的关键表格)拿出来,我想没有任何一个人,我当然我这个比较武断啊,但是呢

朱庄虹:所以你也没有根据

工总行:对呀

朱庄虹:但是我的根据是作为我来讲,我不负责档案,但是(该有的经历证明)没有肯定是拿出

工总行:你能不能听我说一下(喊叫)

朱庄虹:我听你说

工总行:除非魏文(把问题岔到最不重要的人身上)跟你有深仇大恨,他给你往出拿

朱庄虹:那是推理,但事实就没有,(19)91年入行就应该有,人生它(应该)有一个连续性,档案要有连续性,(19)88年9月我怎么就有,(19)80年就有,(19)79年就有,为什么(19)91年就没有,但(19)91年那个表就是(进入总行的)最严肃的一张表。

 

                            档案做黑的被害人反成被查

 

工总行:你不让我说清了,好了好了,你那所有的申诉有一些我也看了,我知道你这个(事情),你要是说谈,你要是什么时候你过来一趟,你说你要带律师带什么啊,我不赞同,那你就到法院去起诉,那可以,我们也带个律师,你要谈啊你过来,你自己可以,我听一听你这个什么,我们可以再谈一谈,如果说你这个你就已经认定了,那你就可以该怎么反映这都是你的权利

朱庄虹:作为我来讲,我的反映已经反映到(政府的)很高层(拉),而且对方来讲,是监督你们把这件事追查下去,但是,你们反过来是检查我,这个东西就不对了

工总行:怎么检查你啊

朱庄虹:你是不是在查我啊,你说这个,又你说那个,你们根本没有一个检查自己问题的态度,而所有的这种(社会压力),包括新闻单位包括组织系统,都是觉得作为档案的完整性和历史性应该保障的,作为一个单方的个人是无过错方,明白吗,我们是无过错方,但是作为我来讲,我不是诬告你,因为我不是单立地去找你们的问题,是你们在逼着我谈自己的事(细节)的时候,牵连你们很多东西,但是就是这样,你们也不允许(我持有正视事实的)这样的态度,但是我觉得这样已经失去了客观的谈问题的(基础拉)

工总行:我说什么,就我刚才,我电话里面,我马上有个会,我电话里面没办法跟你,我

 

                       解决档案做黑问题为什么怕见第三方

 

朱庄虹:但是魏文(档案处长)讲话,如果要带你爱人就不能来,那我觉得就没有意思了,作为我不带律师不带记者可以,但是(有爱人陪同)这是我的基本权利啊

工总行:行、行行,那我们没有办法谈,我们没有办法谈

朱庄虹:你看一带家里边的人,你们就没法谈了

工总行:你有什么必要

朱庄虹:为什么呢

工总行:我说你有什么必要

朱庄虹:没什么必要谈什么呢,没有什么必要谈档案呢,还是没有必要谈其他的东西呢,这有什么不能公开的呢

工总行:不是,我不是说不能公开

朱庄虹:那你为什么不让我带我爱人,这是我的基本权利啊

工总行:奥,这是什么,到哪带爱人就是个基本权利?

朱庄虹:当然啊,带爱人是我基本权利,这是我的事,我又不是你们单位的人了,而且我们要求可以在第三方,你也不是还是不同意,这是为什么呢?如果这要不是一件丑事,为什么要做到这份上,我们也没带律师我们也没诉诸法律啊

工总行:不是,我跟你讲,你这永远都是这么呛肠子说话

朱庄虹:这不是呛肠,这是很具体的说话。

工总行:你听说我行不行!(喊叫)

朱庄虹:你说啊,我也不是你的人啊。

工总行:你愿意带谁你带谁,我们是跟你商量,你有没有必要带,你想带,带上你爱人,带上你家里面的人都可以,你过来,可以,没说不行。

朱庄虹:可以,那当时就跟我说不行。

工总行:人家说你没什么必要,你谈这个事情你说你带你爱人干嘛!

朱庄虹:有什么啊,什么叫必要什么叫不必要,都已经到这份上了,还有什么必要什么不必要啊

工总行:(挂断电话)

 

200864日中午148         

 

  评论这张
 
阅读(13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